注册 登录
互助与希望社区 返回首页

子悦妈妈的个人空间 http://www.help-hope.org/?8352 [收藏] [复制] [分享] [RSS]

日志

怪梦

热度 4已有 677 次阅读2010-12-6 20:22

    昨天也许是太累了。昨天上午上了班回来,吃了饭,洗完澡,保姆奶奶已经把子悦乖乖放到床上睡着了,坐在沙发上,突如其来的感觉头晕,旋转的不是房屋,而是自己的整个大脑。顾不得吹干头发,就转移到床上斜靠在床头陪着子悦。是怎么睡着的我不知道,两点半的时候子悦醒来闹吃,实在是无法从床上爬起来,打了个电话给在对面楼里上班的子悦爸爸,让他回来搞掂暂时的困难。迷迷糊糊中,不知不觉又到了四点半,保姆奶奶要回家了,她是不歇我们家的。还是头晕加疲惫,实在是爬不起来,又打了个电话给子悦爸爸,来不及挂上电话,病态的我又给病态的周公强虏了过去。
    恍惚中已置身于一个豪华卖场的珠宝首饰大堂,没人,除了老公。他俨然是卖场的工作人员。那么多的柜台,一行行,一列列,摆满了昂贵的名表和高贵的戒指,大堂被冰冷的光笼罩着,柜台的玻璃和它罩着的物件都发着坚硬而高贵的光芒,我像一个误闯入的衣衫褴褛穷孩子,清楚的知道这一切都不属于我,我所能做的就是尽快的通过这里,远离这不属于我的一起。蓦然,柜台里的已全然不是珠宝,那一颗颗,那一盒盒,都是巧克力,都是。散发着如此诱人的气味,让人心醉神迷,忘乎所以,似乎伸手可及,是的,我想吃,就像是一个饥饿已极的人对于食物的渴望,一个冷极的人对于火的渴望,我从心里都是渴得出火的欲望。但是我知道我不能伸手,不是我自身的道德底线,我觉得周围有无数的眼睛在看着我,天花板上似乎还隐藏着无数的摄像头,万人如神般的明彻,可大堂里还是只有老公。帷幕未拉,舞台转换,好多的饼干啊,各种各样的,芳香、诱人,我像渴望着巧克力一样的渴望着它们,可我不敢。靠近右边墙壁的地方还有一排高一点的柜台,我惊喜的发现上面竟然摆着几个试吃的小碟,里面有碎的小小块的饼干,有牙签,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是牙签,可我竟用牙签成功的插起饼干送进嘴里。很潮,没有我要的香甜,还有老公淡淡的目光,冷冷的注视着我。
    我疯了,是饿疯的,我像个疯子一般的寻找食物。离开饼干碟子,往前,还有更大的碟子,是装炒饭的,可只是一些残余的剩饭粒和附在盘底的油垢。再往前,惊讶的发现我置身的是一间大的教室,像是读书时的阶梯教室,只是地是平整的。在前门的内侧,有一个我头顶样高的储物空间,是墙壁内凹而成的那种,里面有很多的空的食品保鲜袋,不知装过什么东西,可现在都是空的,还有几个饭盆,也是空的。终于,在顶端,一个袋里,我惊喜欲狂的发现里面还有一个鸭脖子和一个鸭架子,拿下来一看,可是馊了。我失望的往回走,饼干和碟子全不见了,那里又成了读书时的开水房或是澡堂,一排高的台,上面有热水哗哗的流着,老公拿个热水瓶来打热水,似乎是要泡面,接着接着水就冷了,我顺手就把我先接到的一不锈钢饭盆子开水给了他。我又回去找馊了的鸭脖子,拿到手,我又不敢啃。
    恍惚间,我又站在教室的中央,很大的一间教室。从窗子向外看出去,好黑呀,黑暗如此的笼罩着世界,笼罩着我。对面的楼赫然竟是老公上班的楼,此时应该是灯火通明,给人一种温暖和宁静,可不,它固执的黑暗着,死气沉沉,让人惶恐。天,好黑呀,如此压抑,让我透不过气来,老公却在教室里,站在教室的中央。我央求他开灯,我压抑,我透不过气来,我要远离这令人窒息的黑暗,摆脱这窒息我的黑暗。老公冷冷的开了前排第一盏灯,光,像剑,刺开了小小的一团黑暗,给了我光明和向往,可我大半个教室仍处在黑影里,被黑暗所侵占。不!我心里升起了强烈的愿望,我要打开所有的灯,我不要压抑,不要恐惧,不要黑暗,我一定要打开所有的灯!老公冷冷站在过道里,冷冷的摆着阻止的姿态,我奔过去,我一定要从他身边穿过去··· ···
    我爱吃巧克力,很爱,我没有钱,国外名贵的几乎没机会碰过,往往也就是德芙。自从宝宝病了以后,我在心底发过誓,除了宝宝病好,否则便今生再也不碰。最近很累,每天晚上都独自带着宝,且宝的病似乎有复发的迹象,真不知该怎么办。我从不记梦,可我知道有些东西我必须说出来,我不想崩溃,我不想压抑成疯,宝还需要我。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4

鲜花

鸡蛋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4 人)

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注册
验证码 换一个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脑损伤患儿家属互助信息网 ( 津ICP备09007933号 )  

GMT+8, 2021-11-29 13:01

Powered by Discuz! X3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